爱因斯坦首演后台采访稿

渣画质合照

爱因斯坦民乐团在苦苦等待鼓手考完试后猛烈地备战了五天,终于在昨天完成了首演。这场表演背后究竟都有着哪些故事和槽点呢?

Q:乐队为什么叫爱因斯坦?
A:取这个名字一是办公室装修之前我们所有的排练都在11层的爱因斯坦会议室,二则是爱因斯坦本身就是致力改变世界又爱好音乐的人。我们从现实和精神层面来讲还是很有缘分的。

Q:起这个名字会不会感觉太狂了?
A:有想过收敛一些,但后来大家纷纷表示爱因斯坦霸气。想想也是,做人不要太怂。

Q:乐队的少年少女们是怎么聚集到一起的?
A:我和江頔大半年前开始一起玩。然后徐艺和高欣的入职信里面分别提到过自己有古筝和钢琴的背景,基本我都是第一时间发信过去邀请的。有一次排练路上遇到王维,王维给我展示了他手上的茧和摁弦留下的压痕把我惊着了,就顺理成章的拉他过来一起玩了。

Q:大家为了年会准备了多久?都怎么排练的?

A:大概一个半月前就知道有年会任务,但我刚好要出差,出差回来以后进入考试季,徐艺基本人间蒸发,高欣家里也有不少事情,所以排练基本停滞,新年了还没定歌,1月10号之前就没有一次排练能来超过三个人……好在徐艺考完试以后大家突然士气大涨团结了起来,很密锣紧鼓地排了好几个晚上。 按道理排练都是合练,大家把各自的部分练好,然后聚到一起合一下。可惜很多时候回家也没法练,只好占用合练的时间熟悉乐段。年会前的周日,江頔和王维突发奇想想来段Metallica的opening,他们俩就坐那里慢慢练。徐艺开始调古筝,王维抠了个简谱让她练西湖的前奏。我和Cynthia在抠21 guns bridge后面的一段钢琴的solo。临急抱佛脚,也胜于不抱。

Read More